我也來參一腳的黑歷史普類~
看了幾位有勇氣的作者都寫了,讓沒什麼產量的我看的心癢癢的,所以也去開資料夾寫來玩玩,至於會看到什麼呢──

嘛,終極吧我想。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三個月─開頭2010/10[特殊傳說─睡迷糊(冰漾)]


當我第十次非自願在凌晨三點這個早到掉渣的阿公輩作息時間醒來時,我萬分希望──立刻、馬上、趕快──有隕石掉下來砸掉這棟黑館。

  ──目的當然是幹掉那一掛為所欲為的黑館住戶還有精靈管理人。

※※※※※

  看到出了一個月的任務後終於回來的學長,我感動得眼睛掛著兩條海帶淚,幾乎是用哭著哀求他的情形拜託他借我睡他房間的沙發。

  學長把焦黑破損的黑袍隨意丟在椅背上,用有點遲緩的動作慢慢轉頭看向我,一整個就是有黑氣在背後具現化熊熊燃燒,說:「你發什麼神經有床不躺要來跟我借沙發睡?想練習怎麼當鸚鵡螺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捲到腰斷掉。」

  糟糕,學長正好是沒睡飽的惡鬼狀態!

  「不用了謝謝。」


※因為漫畫某集的漾漾實在太可愛了而蹦出來的短篇,不過因為自娛性質比較高,目前還在資料夾的「修改區」排隊中~



三個月─結尾2010/12[特傳傳說─溫暖(冰漾)]


  如果心跳是最不會說謊的東西,那麼他感受到他的真實與渴望。被包覆的手傳來兩種感覺,手心是溫暖的胸膛與躁動的心跳,手背則是略為低溫卻堅定不移的力道。

  褚冥漾笑了,笑的相當開心,而後主動吻上冰炎。

  靠近的身體讓心跳同步,顫動出相同的節奏。

  短暫的親吻結束後,冰炎滿足的笑了。

  「啊,學長我忘記對你說那句話。」臉頰微紅的看著冰炎,他輕聲說道:「歡迎回家。」
  「你說錯了,褚。」用手指劃過對方剛被親吻而濕潤紅嫩的嘴唇,冰炎低聲說:「到剛才為止,這裡只是屋子,不是家。」

  「……那麼什麼地方對學長而言才是家呢?」

  「笨蛋。」

  當然是你踏進「這裡」開始,它就不只是屋子了。


※靈感來自某首英文歌的歌詞,不過那是首失戀歌的就是了……
※看過的人似乎都萌翻了人妻漾(笑



三個月─自己最喜歡2010/10[特殊傳說─梗之所以是梗就是因為是好梗(冰漾)]



  無窗的室內,點點微光漂浮盪漾著,維持天將明般的朦朧,昏暗中看來像灰色的床單上,銀白色髮絲如潑出的水銀般灑落滿床,反射出的淡淡銀光將墨色交纏在裡,像守護般圍繞在旁。

  臉孔還帶有少年特有的青澀感,氣質溫潤的黑髮少年,熟睡的表情安詳純潔,一臂讓側睡懷中的銀髮青年枕著,一臂環繞對方肩頭,擁著他壟罩在自己沉靜的氣息之中。

  微彎的嘴角似笑非笑,柔和銀髮青年平時冷淡扎人的兇猛氣勢,使稍稍被一束紅髮遮掩住的睡臉美的不可思議,橫過黑髮少年腰身的手,讓青年安穩的埋在對方胸口熟睡。


  相擁而眠。

  這樣奇異、帶有神聖美感的景象,讓人覺得出聲打擾他們會是一種罪惡。


※又是一篇沒發過而且名字還長的很詭異的冰漾文,呵呵。選這段的原因是因為我喜歡那種安靜中包含甜美的氣氛,不需要語言直白說出,用看的就讓人知道他們對彼此而言是最重要的人。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半年前─開頭2010/02[特殊傳說─接吻的聲音(冰漾)]


  我很喜歡學長,而共同經過時間及很多事情考驗,我們確認對方為重要而不可或缺的那個人。要解釋清楚彼此的關係,只能用,我們在心底最深處劃出一塊專屬於對方的區域,而後思念就此常駐,無人能再動搖更改裡面的悲喜樂哀。
  不過在表顯於外的互動,我們沒有想過要用特別態度對待,也沒有不一樣的舉措。就像各自希望的那樣,能在平凡安穩的生活中注視對方,能與對方說說話,空閒時一起看書、聊天或出任務……能平安的一起生活,不會再有生離死別哭泣後悔,這樣就好。

                              ──接吻的聲音

  「好像沒什麼差別耶……」
  「對呀,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一點粉紅閃光泡泡都沒有。」

  對面的女同學們發出意義不明的感想,基於好奇心還有生命安全,褚冥樣決定問清楚她們是在說什麼,畢竟她們是看著他說的。

  「我們在說漾漾啊,你不是已經找到對你而言很重要的人了嗎?可是感覺你跟對方都沒怎麼改變耶,承認感情後相處模式沒什麼太大不同,害我們都以為你們只是晃點我們,其實根本沒有在一起。」

  「啊?」褚冥漾有點愣住,不太懂葳茵跟喵喵那兩個他頗熟的同學在指什麼,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字應對。



※印象中,我那時候好像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寫篇淡甜文犒賞自己,但又因為心情真的很不好,在遷怒下讓學長到嘴的熟鴨逃跑了XDDDDD



半年前─結尾2010/03[特殊傳說─也不是不能告訴你,不過你出多少錢?(西瑞&雷多)]

  已經乾凅的褐色血跡再次被染紅,西瑞扶起眼神渙散的雷多,聽到他喃喃自語:

  「我想回去……想回去大家都在的地方……」

  然後他嚥下最後一口氣。
  西瑞想看著水妖精的臉孔,回想上次看見他愛笑的模樣是什麼時候。可惜今天眼睛狀況不好,他什麼都看不清楚也什麼都想不起來。
  他只是很難過,難過的什麼都說不出來,這種情緒只有血腥味才能平反,湧起嗜血的慾望焦急的催促他去大開殺戒。
  他知道,一個轉送過後就有大量的祭品可以獻祭,腳步卻是讓手抱起他覺得很重要的人。
  他不會再纏著自己大喊要他髮型的配方,也不會再笑的像是天天過年──他不在了。
  沒有了水鏡,沒有了聖地守護者,水妖精一族的聖地再也沒有人可以進入,所以西瑞用三兄弟的家當做大哥伊多的棺木,火葬了三兄弟的全部。

  西瑞背對著燃燒的屋子,帶著雷多離開,一步、二步的慢慢離開這個對他而言已經不具備任何意義的地方。

  「我帶你回去。」


※Bug超大的一篇,不過寫的時候痛自己痛的皮肉焦香骨頭酥脆~啦啦啦。



半年前─自己最喜歡2010/04[特殊傳說─身體評估(冰漾)]

(超短篇)

耳前、耳後、脖頸,沿著線條完美的臉頰,禇冥漾的手指輕輕點在冰炎的下頦,試探似的輕壓後,往脖頸處而下,遲疑的輕捏過白皙微涼的頸部線條,最後到達鎖骨上端曖昧的撫觸。
他有點不自在的詢問:「學長,會不會……不舒服?」
冰炎嘴角帶著微笑,調戲似的說:「呵,只是有點癢……你可以在──」伸手將人用力扯向自己的懷抱!

「在靠近我一點──」

禇冥漾飛快的推開吃豆腐的黑袍後羞窘的大喊:「學長我只是在做幫你做身體檢查不要趁機揩油!」



※這個其實就是全文了,記得是發在噗浪的樣子。
※其實是我的親身經歷,所謂的淋巴結觸診……附帶一提幫我做檢查的小姐太緊張,要我轉頭的時候忘記用說的直接動手幫我轉,不需要用到小哥精悍結實的腰力,她纖纖素手就差點扭斷俺脆弱的脖子送俺歇菜去也……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一年前─開頭2009/05[特殊傳說─霜花店‧心得(冰漾)]


  媽媽我正在看霜花店,嗚咕!超可怕啊!那個王跟洪麟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因為一起長大嗎?還是因為一起面對元朝壓迫的困難?聽說古代君王因為常被宮女“偷吃”所以早熟的很,不少人因此男女通吃,但是,那場吻戲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像樣的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啊啊?!!那個音效!!!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吵死了你在腦殘尖叫什麼,看個原世界電影也可以叫成這樣!。」

  學長!學長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冷靜啊啊啊啊啊啊啊!!!這……這電影的尺度是十八禁吧?十八禁吧!為什麼葳茵可以借來看?早知道是這樣的電影我絕對不會被葳茵慫恿借來看啊!!!

  「褚,閉腦。」紅眼殺過來,凌厲的切斷我的腦內慘叫。魔王大人完全不管我的孟克吶喊驚悚版,自顧自的繼續看電影。

  說到電影,腦內自動回想下午發生的事。死葳茵妳給我記住,明天競技場見!
  今天下午跟葳茵有原世界的任務,不是相當困難,就是解決工地的騷靈事件。工地動工前沒有做好該有的“請原住民移民”動作,他們想的就是要個尊重而已,最後我們幫他們跟負責人喬好貢品,他們順便保員工平安,三方皆歡樂的收工。壞就壞在旁邊有家百X達影片出租店……

  「我有點想看原世界的電影,漾漾你等一下,我去借個兩片。」葳茵晃到門口,也不理我的反應就自顧自的進去店裡,我反正沒事就一起進去看看。

  看著新片區一整排連廣告都沒看過的新片,然後對於號稱今年度最驚悚的鬼片封面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再一次體認到我被火星人同化的多徹底,想我以前連封面都不太敢看啊……

  從劇情片區走過來的葳茵問我:「漾漾想改看恐怖片嗎?原世界的恐怖片我覺得不太夠勁,比較推薦守世界那邊有幾片經典,那個才叫尖叫的有力道。回頭我拿幾片借你吧~」

  「不用了謝謝。」呃,雖然覺得我有自覺也是火星人,不過我應該還是火星人A級,離妳這個火星人Z級還差很遠!更不用說火星人之王,那叫兩個銀河系之間的差別。還有我不用看恐怖片就天天在尖叫,不需要再找這些鬼東西練喉嚨傷身體。

  嗯?這麼說來,我每天過的是媲美原世界恐怖片等級的生活?

  ……真是夠了!



※真是夠了(掩面)

※這是一段連標點符號都會用錯的黑歷史……(雖然現在也沒多好)
※然後還不知死活的挑戰尺度(恥),不過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應該是素菜XDDD



一年前─結尾2009/09[特殊傳說─PTSD(冰漾)]


  忍著吃下他的慾望,我盡量用舌頭想推出他的手指,感覺到抗拒,他覺得有趣的低笑出聲。然後,開始用手指在我口中翻攪。柔軟的舌頭怎麼會是手指的對手?不一會就無力掙扎,甚至必須任憑手指玩弄。試探性的按壓舌頭,感覺我的柔軟與彈性,敏感的內壁受到指尖的拜訪,細小的神經馬上將興奮傳到全身,呼吸加速,溫熱的氣息佈滿全身。好熱,為什麼身體深處會出現這種熱度?
  冰炎壞心眼的將手指抽出在伸入,像釣魚一樣玩弄上鉤的魚兒,不痛快的讓魚兒解脫,而是維持魚兒痛並快樂著。
  抽出手指,妖師渙散的目光由牽連的銀絲纏繞在光潔的手背上,無法吞嚥的唾液順著臉頰留下色情的痕跡。但光明正直的精靈覺得還不夠,低語著誘惑苦苦撐著理智不撕咬他的可憐黑暗妖師。
  「我的褚,吃吧。吃下我的肉、喝下我的血,讓你永遠褪不掉我的氣息──完全成為我的東西。」
  在血腥味中,精靈閉上眼,笑了。


※練習黑暗風的短文,沒頭沒尾的其實有點難看懂。
※有點狂氣的反差我還蠻愛的,尤其是「光明正直的精靈覺得還不夠,低語著誘惑苦苦撐著理智不撕咬他的可憐黑暗妖師」,學長果然很適合當大魔王XDDDD




一年前─自己最喜歡2009/05[特殊傳說─穿越時空的思念(冰漾)]


  茫然的,冰炎坐在那棵杉樹下,看著不停的細雪。刻意壓抑的思念,因為別人的一點回憶而得到宣洩。沒人知道他不穿黑袍,是因為黑袍會讓他想起他的髮色,他的瞳孔……

  心好痛……

  那之後,有多久了呢?訣別後,他就再也沒有唸出過他的名字,一次也沒有。就好像唸出口後會有什麼再也無法挽回一樣。

  「褚……冥漾。」名字是最短的言靈,呼喚而後回應,然後就存在。這是以前發生在他們眼前的真實事件。

  巨大的絕望感壓向早知事實的冰炎,言靈就是時間裏面找到合理的時間,於是他會發生。就算他再怎麼思念那個人,就算他再怎麼呼喚那個名字,時間中不允許存在的人就不會回應。褚不能存在時間中,所以,只有冰炎獨自一個人留下的恐怖。忍耐不了這種痛苦,冰炎發出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喔,開始起雞皮疙瘩了(抖抖抖
※學長角度還蠻難寫的,又要高傲冷漠又要不能話少。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副標題:正港黑歷史)

咳,因為我的斷層蠻大的……


兩年前─開頭2005/06[鋼之鍊金術師─金色的光輝(愛德X霍克艾)]

  總是從一段旅行結束開始。拿著毛毯,霍克愛這麼想著。
  看著仍然一無所獲,連報告書也懶得交,一回到東方司令部就直奔休息室的金髮少年,霍克愛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忍不住為他嘆氣。剛得到東南部山嶽都市「奧多梅魯鎮」有所謂“媒介之石”的消息時,這孩子興奮的衣服一套好,一手抓住行李箱一手撈住弟弟阿爾馮斯,連頭髮都忘記綁成平時的辮子,就直接衝出東方司令部,正午的陽光下,飄散金髮的少年,連陽光都顯得失色,好耀眼……

  國家鍊金術師,愛德華‧愛力克,隸屬於東方司令部羅伊‧馬斯坦上校轄下,羅伊明白他成為“軍方的狗”的原因是為了恢復弟弟與自己的身體,在可容許範圍內都讓他去尋找“賢者之石”,十二歲就帶著弟弟四處探查消息,在這動亂的年代,一個過去只需要努力玩或唸書學鍊金術的孩子,要想平安旅行可不是容易的事,所以,愛德華的童年結束的很早。我,莉莎‧霍克愛也算是見識到一個孩子的成長吧。



※鋼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實我是萌兄弟的啦,可是那時候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這樣蹦出愛德&霍克艾這對姐弟戀了。



兩年前─結尾2008/04[永恆的戀人(以自己發生的笨事寫的魔獸世界online文)]



  在我抱著小旅行包自怨自唉的躲在旅館前面的信箱下躲雨時,旁邊找不到椅子能坐的衛兵大姐,基於差點把我當作包塊破皮的椅子的份上,好心告訴我除了靠賣破爛以外,只要再花"少少的"束脩費,就能拜2個師傅學些技能,讓我從賣破爛打工小妹成為賣"看起來不那麼破爛東西的"打工小妹,我很快的立定我的脫離"破皮裝"大作戰!既然我能穿比破布袋還保暖一點的破皮裝,那麼,剝皮&製皮就是我的選擇了。咬牙賣了鞋子和手上那根打豬棒,攢了幾銀奉獻給他們,兩個師傅意思意思的敎我一些東西,就把我趕出他們家,說是我技藝不精,出門練過再回來。
  練過?要練還不簡單!這裡滿地豬豹的,閉著眼睛都能撞到一打。看著我用拳頭跟牠拼生死的豹,我流下了極度悲痛的眼淚。

  大德魯依瑪法李奧哦──還是范達爾‧鹿盔?總而言之就是德魯依的老大啦──嗚咕!我沒錢買剝皮小刀了!!!

  賣了原本當做明天早餐的麵包……舉起刀的我,聽見附近動物們的害怕的聲音。
  帶著能殺豬殺熊殺老虎後剝皮賺第2攤,賣剩的縫縫補還可以換件沒洞的褲子穿的喜悅,我離開了幼幼時期的山谷。啊,能走到這一步真是讓我感動的熱淚盈眶!



※那時候參加的公會準備解散了,我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準備漸漸淡出魔獸世界,所以想趁記憶猶新的時候用小說的方式留下一些美好的記憶。
※結果剛寫完在新手村發生的笨事就因為笑的太厲害寫不下去,有些事情,忘了好像比較好,哈哈哈哈哈。



兩年前─自己最喜歡2004/06[夏天開始,遺忘為結束(自創文─鬼故事)]



  一回到宿舍就聽到如此噩耗,當場使花樣年華的女學生們如喪考妣。宿舍內的娛樂橫豎就是電視和廣播,小說加漫畫,好吧,的確有些比較特殊的女生以摸四圈跟打打牌為每日一樂,可那畢竟是少數人OK?而所有娛樂的前提是要有電,沒了電,我們的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呀?

  (舍監大人,那時你都能廣播了有誰不知道電來呀?)洗完澡,正當我躺在床上獨自傷神於要從八點開始過著沒電風扇、電視、小說的黑暗日子,順便算出這是這兩個禮拜第四次停電時,星樺從隔壁床翻到我床上,興沖沖一把抓住我的前臂,毫不猶豫地將我從死魚姿勢拉成坐姿。

  「夜夢,停電後妳有要作什麼嗎?」興奮,完全沒察覺到她同學在考慮是不是要大義滅親。
  『……我要去看醫生。』平靜,決定要去掛急診。
  「怎麼了?妳哪裡不舒服?」迷惑,好疑問呀。
  『妳同學我的手要斷了。』忍住,誰叫我的蘭花拂穴手從沒贏過她的降龍十八掌。

  星樺這才注意到自己動作太粗魯,連忙還我的手自由。



※雖然寫的時間是2004年,但是故事發生的年代是2000年,那是個網路剛開始的年代,手機也才剛開始普及,所以住學校宿舍的青春美少女們的娛樂還沒包括上網。
※這是一篇發生在女子宿舍的鬼故事,裡面混雜了從學姐還有同學那邊聽到的各種版本「宿舍鬼話連篇」,回顧到這邊才發現我原來從以前就喜歡拿自己經過的事情來當點子寫文,好處是情意真摯,壞處是被當事人看到會被爆頭~~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1)2009/08[特殊傳說─穿越時空的思念]

  「那麼,就讓我們朝夕陽飛翔吧!」帶頭的葳茵拉起天馬的韁繩,飛快的往天空衝去,我懷疑天馬衝那麼快是因為旁邊這兩隻飛天鋸齒山羊,四個人開始在天空中飛翔。

  咦?風有點不一樣?

  下方樹林落葉被我們帶起的風壓捲起,向上飛來。

  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樹枝與樹枝之間,樹葉與樹葉之間,樹枝與樹葉之間,落葉與落葉之間。

  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那是秋天落葉的低語聲。

  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紅色、黃色跟褐色,我們就好像飛翔於秋黃葉雨中。

  快速飛行的我沒辦法看到它們何時落下──沒看到,那麼它永遠也不會落下。



(2)2010/04[特殊傳說─旅行日記,雨、閒聊 (冰漾)]

  午後的滂沱大雨,到傍晚時分漸漸歇止,轉成點點滴滴不斷慢敲的細雨,濛濛水氣的微粒不沉的滉漾在大氣中,讓從帳篷裡透出的光線,在昏暗的無人野地裡朦朧的亮著。

  帳篷裡,我跟學長各位一方角落,面對對方,也像是面對只有對方的世界。

  學長斜後側躺把毛毯當作靠墊撐著,曲起的雙腳隨意的交岔,以慵懶姿勢享受這細雨輕敲的夜。

  頭微側偏,脖子與臉頰的傾斜角度,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誘人魅力。

  聲音的傳遞變的曖昧模糊,只剩下雨滴輕敲葉片的滴答聲。不規律的節奏,時緩時急的敲著。

  滴、滴、答、滴、答、答。

  很響,響的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蓋過;很靜,靜的連對方的呼吸音都清晰可聞。

  這是一個有雨聲的夜晚。



※原來我挺少寫景色的,都只是大概描述場景而已,看來要多練練啊……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1)2009/05[特殊傳說─霜花店‧心得(冰漾)]

  吸咬著我的耳垂,颯彌亞在我耳邊催眠似的低語:

  「我想聽你的聲音……」被舔吻著耳後、脖頸的敏感點,我自己的開關也被他掌握著,腰間的律動開始朝向凶猛。深淺不一的抽插動作,摩擦身體的深處。知道可以這麼做,但真的這麼做帶來的愉悅感超出想像,從沒被人接觸的部位遭受刺激,這刺激不是觸壓冷溫痛酸甜苦辣這些五味雜陳,是感受到一次,就會想要再一次,不斷不斷重複想感受到,無法刻意停止,只能等到某個臨界點。臨界點的來臨總是很緩慢,重覆一次還不夠,無可抑制的還想再一次,身體瘋狂的叫囂著不夠,就會自動再渴求一次。

  「嗚……呃……快……快一點……拜託……我好難過……癢……」
  「褚……不要……夾這麼緊……」斷續的呻吟聲開始轉為狂放,而後壓過身下淫靡的水聲。

(2)2010/02[特殊傳說─接吻的聲音(冰漾)]

  因為冰炎的微笑很美,所以褚冥漾想靠近、直視對方,他無法抗拒這屏除理性與知性的衝動,而後將眼低垂,身隨意動,在一個呼吸完成的時間裡──

  親吻對方。

  半瞇的眼什麼都看不清楚,只剩皮膚感受到被對方灼熱的氣息熨過。溫軟的嘴唇互相觸碰,磨擦出細細的火焰,順著神經緩慢而撩人的燃燒著。
  輕輕的碰觸、吸咬、舔吮,本能的嘗試更甜美的角度,不知道是誰先不滿足於這樣的接觸,熱燙的舌尖順著開闔的縫隙鑽入對方口中,直接捲起同樣發燙顫抖的舌,捲縮、纏繞,觸電般的快感麻痺理智。

  熱情而激烈的深吻帶著響亮的水聲,分開喘息時軟倒無力的一方幾乎只能癱在對方懷中。只是唇舌交纏就如此,那更進一步的呢?
  點火的手游移到背後,甘美愉悅的顫慄順著對方動作傳遍全身,拱起背的同時叫出哭泣般的嗚咽。



※媽呀,這些真的是我寫的嗎???!!!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2006/02[遙久時空2代─再逢之前(泰繼X神子)]


  場地佈置的很美,無論是盛開或正在舞池中旋轉的鮮花,讓空氣漂浮沁入人心的香味。音樂、微暗的燈光,最多人偷偷注目的不顯眼角落,有一對男女隨著旋律慢舞。由動作看的出,女方是生手,不熟練的動作需要由男方慢慢帶領。漸漸的,女孩越跳越好,以著兩人間的默契踩著拍子。旋轉、分離、旋轉、分離,伸直的手臂以著溫柔的弧度拉回,讓手臂盡頭處的女孩復又回歸男子的懷抱。

  一個拍子帶出一個步伐,一個步伐帶出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卻帶出無限的溫柔。那是看動作就能察覺到的事,男子有多重視女孩,靈活的帶領,專注的眼神,每一次旋轉間,不捨的指間,這美麗的默契,像首永不中止的情歌,在這屬於他們的時間流轉著。

  復又一個旋轉,女孩腳步一個踉蹌,臉色微紅的低聲向扶著她的男子道謝,男子略為收緊手臂,動作像環抱棉絮般輕柔,湊向女孩耳邊低聲細語,女孩的臉更紅了!不過她也回應了男子。在旁人不可知的喁喁私語間,他們微笑了,帶有溫暖、思念與無以描述的眷戀。



※正港的黑歷史(蓋章)
※有玩過的大概就會知道遙久這個遊戲有分現代版與古代版結局,這篇是以泰繼的現代版結局衍生出來的,寫他們在現代的小故事。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呃……我沒有寫過可以稱為最痛/悲傷的文章耶……頂多有點噎到的我想不能算數。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特殊傳說──穿越時空的思念]

  「漾漾!」葳茵往我方向跳起,想也不想我一腳踹出,讓她借力飛跳起來,一個前空翻後重力加速度用雙劍將兩人高的魔族劈成兩半。周圍還有為數不少順便長相各異的魔族,一個一個殺真是太麻煩了。
  「米納斯!」這次的子彈射出像散彈槍一般的細絲,可能還有王水效果,攻擊後淨空一小塊空地,可惜這樣沒嚇到它們,反而讓它們拼著踩到王水的痛腳更快速的衝向變明顯的我跟葳茵,丟出保護我們的符咒──咚咚咚的,來不及煞車的魔族們撞上突然出現的結界,搞不懂有什麼東西擋住前進的方向,個個呲牙裂嘴猛括結界牆壁,靠,還流口水!

  「「手!」」想到同一件事,她抓著我的左手以自己當基點,跳舞一樣用力抓著我旋轉,不過我們不是要跳舞,是要靠旋轉的力道卸掉後座力。握好切換成二檔的米納斯,我開槍打出跟剛剛很像的王水散彈,不過二檔的射程跟效果都比剛剛更恐怖,而旋轉中的360度攻擊不但殺光圍繞著結界的魔族,也將牠們嚇的不敢再靠過來,全部往後退三大步。

  「啊哈~開玩笑的練習真的派上用場耶,下次要不要來研究雙人連續技,看看能不能九十九連擊?」
  「不要,超丟臉的!」


※寫打鬥場景很像邊看電影邊按暫停鍵好可以畫素描,或者是用超慢速在腦袋裡播放畫面然後想辦法用寫的形容出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特殊傳說─旅行日記,雨、閒聊]

  「那個咖啡魔人看起來閒到常常滿世界四處晃,可是我沒看過他有拿行李袋一類的東西,就是一件大衣走天下。我猜他把所有東西都收到大衣裡,要晾衣服啊、烤肉啊或者是縫衣服就拆黑針來用。吃飯時間到了就從袖口抽出黑針跟大蔥,從褲子口袋拿出肉做串燒。」
  「……褚,你可以試著祈禱他哪天要抽黑針時抽到“袖子裡的大蔥”,然後因為尷尬開始邊甩邊唱芬蘭的波爾卡舞曲。」

  ……我腦海裡出現一個很謎的畫面。

  安地爾=>綠色雙馬尾的安地爾=>綠色雙馬尾戴耳機式麥克風的安地爾=>綠色雙馬尾戴耳機式麥克風手上還拿著兩把蔥的安地爾……

  搭啦答答答哩搭搭搭拉拉哩哩啦搭拉搭搭搭拉哩啦啦啦啦啦哩哩哩答答答……

  「……還要學小十郎拿蔥當刀以一擋百!」

  老實說,這輩子沒這麼希望能精通妖師之力過!


※為什麼會寫出這種對話呢(思考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其實也沒多羞恥啦,到是找到了該練習的方向,挺好玩的XD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