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活瑣事、小說備份



這是我在鮮網重出江湖(XD)的一篇文,會想貼在這邊是因為有的文是邊聽音樂邊打的,有的要配上音樂與歌詞意境比較好呢~
1. 一成不變的每日


  心好痛,可怕的疼痛感日日夜夜磨著胸口。像有把粗糙鈍厚的刀子,不停細細磨動神經,逼得人失去理智。不是尖銳能使人昏去的痛,而是沉積下來的,緩慢持續的煎熬,不知出處,無處可逃。


  有多久了……?
  從何時開始……?
  為什麼……?

  斷續的記憶開始之前──

*****

  非常感謝河對岸的阿嬤保佑,孫子褚冥漾順利升上高中三年級了。而學長甦醒後,面臨他精靈生中從沒發生過的情形──留級。

  呃,畢竟是請一整個年度的「病假」嘛……所以,當我有命成為三年級的現在,萬用型黑袍學長大神坐在我旁邊一起看著導師被班長在班會上敲竹槓。叫學長叫習慣了,雖然現在同班,改口‘同學’好像有點怪,然後就是一整班一起叫學長……是說,既然以後跟學長大神同班,我的死亡機率應該會因為隱藏參數啦~好感度啦~事件過關率啦~CG圖完成度啦~下降有20‧75468%吧?
  萬歲!河對岸的阿嬤您暫時不用擔心孫子又去找您泡茶了!

  「……褚,我今天心情還可以,你自己看著辦。」瞇著紅眼看著班長精明能幹的從導師那邊增加班費,學長懶懶的對我丟出這句話。

  抱歉我腦誤學長大人拜託不要把我丟出教室啊啊啊啊!!!一秒抱頭縮桌下。

  「漾漾你縮在桌子下面做什麼?下課要去吃飯囉~喵喵他們先去佔位置了~」

  「呃……沒事。我撿個東西。」咦?下課了?我怎麼都沒注意到?爬出反射性躲的掩蔽物,我看了看錶,這才注意到已經中午而且教室人都走光,剩下我、學長還有同班的葳茵佛絲,據她說名字不只這樣,所以叫她葳茵就好。她跟我一樣是從高中一年級才從原世界過來唸Atlantis學院,相貌偏東方人,黑髮不過是藍眼,新生訓練那時由夏碎學長代導的同班同學,不過聽夏碎學長說,她一開始就像個木頭娃娃,他說什麼就做什麼,他還很擔心這學妹以後怎麼辦,沒想到她的人偶病被我治好了。

  見鬼了我哪會治什麼鳥病!只是不小心碰到她一下她就突然緊緊抓住我的手,一時嚇呆乾站著讓她抓著,三分鐘過後她就像充好電的電池,非常歡樂的開始自我介紹她叫葳茵這一類的,然後就這麼的跟我還有喵喵他們混熟,偏好法術符咒還有占卜,聽說將安因視為偶像,所以朝安因符咒型袍級的方向邁進。先前鬼王之戰因為她那時是無袍級沒能參戰,不甘心下打算考袍級,用功到老張自動一個月宅配一箱符咒材料給她,附目錄熟客75折。

  「走吧走吧~讓我們邁向光明燦爛的覓食之路!」相當熟門熟路的抓著我的手臂(終於有人放過我的衣領),不知道在歡樂啥鬼的葳茵拖著我往前追那個先走的學長,又一個常常枉顧我的人權的傢伙!

  到餐廳後與喵喵他們還有學長一起研究有啥新菜色,邊吃邊聊後各自去上選修課或出任務。對了,因為完成復活學長這個黑袍任務,公會直接給我白袍身分,是說有袍級也還蠻方便的,也就接受下來,只是有時候買命錢真的是很難賺……

  這就是我現在一成不變的每日,耶呂鬼王再次甦醒之日還很久,變臉人也銷聲匿跡,有家人關心、有朋友一起歡笑、有米納斯陪我打壞古蹟,最重要的是──有學長巴我頭……

  阿靠!我是被腦入侵太久喔?竟然覺得被巴頭很重要?!




2. 思念篇02

  冰炎不斷告訴自己,這是在那種情形下最好的結局了。只是他-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的生活中少了一個人而已,除此之外,大家都很好。

  是的,大家都很好。

──────────────────────────────────

  躲過從背後來的偷襲,冰炎反手投出爆符化成的長槍,乾淨俐落的解決掉不長眼的傢伙。環顧四週所剩不多的敵人,他凝起嗜血的笑意。

  「很帶種嘛,你們這群死不怕的雜魚。」像是覺得用不著幻武兵器豋場,冰炎抽出兩張符咒丟在地上,這動作就像信號一般,剩餘敵人同時衝向中心的冰炎,無視於他們的拼死一擊,他只是看著地上出現的大型法陣,閃光爆起,塵埃落定後只剩他還站著。

  「冰炎,你那邊也解決了。」跨出傳送陣的夏碎看著自家搭檔,出口的是肯定句,只是語氣上有不會讓人錯過的疲憊。「我覺得我們不該繼續叫做袍級,應該改名叫傭兵。」自嘲的笑笑,紫袍夏碎看向搭檔。如果他不說,想必沒人知道他眼前的最強黑袍已經三天沒睡,連趕五場戰場還表現像遊刃有餘的可以再殺個五場。

  鬼王戰後夏碎因為黑暗氣息的傷勢加上弟弟千冬歲明著暗著的阻撓,一直沒機會再往上考,從學院畢業繼承家業後就更沒這個心思鑽研,久了也就不考了,反正有袍級只是一種實力代表,不表示沒袍就沒那個實力。而且公會方面也希望以黑袍搭檔其他袍級,兩個黑袍搭檔有點浪費。就造成他們這一群朋友間才有的奇特現象,每個人接了任務後就看誰有空誰一起出門,沒有再分誰跟誰是搭檔。除非是被判定相當困難的任務,才會找最有默契的朋友,一如現在。
  有一陣子千冬歲強制夏碎一定要跟他一起出任務,萊恩只好跟弟弟丹恩或沒被奴勒麗過勞死的莉莉亞搭檔,相當具有教學精神的冰炎就拿那個可憐的紫袍學弟褚冥漾充數,雖然聽說學弟也有個搭檔,不過,冰炎是無敵的,他說的話就是絕對服從指令,目前只看過無殿三主能跟他唱反調。

  不過,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

  「鬼族這個最大的公敵被削弱後,各種族都覺得世界應該多一點是他們的。從誰開始打起誰的?嘖,煩死了。」將紮起的髮放下,冰炎拿起手機確認匯入的款項。
  「夏碎,回去了。」
  「嗯,對了,冰炎你明天晚上有空嗎?」邊走入搭檔準備好的傳送陣,夏碎狀似順口的問起。
  「沒什麼特別的事,怎麼了?」
  「千冬歲他們要在靈山賞月烤肉,想問你有沒有興趣去放鬆玩樂一下?」轉移的白光閃起前,夏碎沒有忽略掉搭檔一瞬間的僵硬。

  他們已經畢業很久了,連萊恩的弟弟都離開大學部,作為袍級在工作著。平時甚少連絡,今天是喵喵費盡千辛萬苦才能聯絡到共同的朋友們一起聚會。

  水妖精的聖地依然很美,一大票烤肉的人依然很歡樂,有前車之鑑下大家都相當注意西瑞有沒有偷對火爐加料。不過有邀奴勒麗一起來的下場就是──飲料全在不知不覺間換成含高濃度酒精的水果酒,喝起來完全無酒精味,香甜順口到連冰炎自己也在灌了一瓶後才發覺。

  最開始不對勁的是天使安因,他一杯倒後換莉莉亞開始抓著萊恩哭訴,為什麼萊恩都不找她出任務,她一個人打的多辛苦然後奴勒麗只會害死她……的,雅多開始傻笑,雷多則是板著臉,不是伊多還真的沒人知道他們的招牌表情換人了,然後伊多傻笑三聲後,自動躺在安因旁邊開始昏睡。其他人就不用說了,原本很歡樂的場面變的更加歡樂。

  「玩的愉快嗎?冰炎殿下。」總是維持著溫和笑容的賽塔邊說邊坐在冰炎旁邊。
  「還不錯,比想像中熱鬧更多。」含蓄的指著場中心,已經沒人在顧火爐,全部開始拼酒大會,目前已經拼到奴勒麗比萊恩,看看誰能撐最久。
  「那就好,朋友的聚會比什麼都能撫慰身心的疲憊。我聽夏卡斯他們說了,這個月情形又更危險,請殿下務必小心謹慎。」
  斟酌著字句,冰炎想著該如何開口,最後決定還是直接問出他的想法,古老的精靈經歷過的歲月應該不會覺得唐突:
  「賽塔,這世界是在鬼族出現後才開始和平相處的,對嗎?」

  像是不意外冰炎的疑問,賽塔沉著的告訴他自己的記憶:
  「如您所說,世界開始之初,神將力量留在世界,而後世界形成土地,土地誕生種族。在鬼族這由各種族扭曲的存在出現前,為了爭奪土地的力量,種族間的戰爭從來沒有結束過。」
  「換句話就是:沒有鬼族,我們反而沒有好日子過了,呃。」喝醉的資深戰鬥黑袍攬著冰炎的肩膀,開始像個喝醉酒想找人哭訴的醉漢一樣邊喝邊嘆氣,邊嘆氣邊抱怨。

  「我要求要加薪啊你們這群大小混蛋!我是資深戰鬥黑袍不是傭兵啊傭兵!為什麼你們兩族打起來要叫我去當打手?打‧手!沒指揮沒傳令你他媽的什麼都沒有就叫我上去殺!對方開頭站的也是個黑袍,旁邊的紫袍小弟十幾個你要是我去當魚肉給人剁?還說上次我幫你家隔壁的小姑的孫子的表兄打贏戰爭,所以這次一定也行,我去你的先殺光你們這票精神病!」

  「以前殺殺鬼族就好,最近公會的任務真是多元到我想退袍級回家當我的伯爵混日子。」聽到黑袍的抱怨,連一向事不關己蘭德爾也有話想說:

  「我相當介意再有人叫我強大、邪惡的吸血鬼了,真的。我現在寧願當個弱小也不想再被公會派去當保鑣,不是守不住一座城。實在是守的很沒成就感,要打過來的是我夜行人種分支,血緣沒有本伯爵純當然一步也不敢前進,然後雇主是自奉神在世上的代行人,誇耀自己神的權能然後要我幫忙殺同族。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了……」鬱卒的蘭德爾蹲在地上,用披風包住臉,還傳來可疑的‘嗚嗚’聲。

  「喵喵!喵喵也要說!」一隻喝醉的喵喵突然撲上來抱住冰炎,一整個可憐兮兮的樣子開始邊哭邊發‧酒‧瘋:

  「喵喵喜歡幫人,可是,現在好累好累呀!一直一直一直死掉!然後又一直一直一直復活!我不要在拼屍體了!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不要拼!我要回家~~回家!!!!嗚嗚嗚………」

  看著一票明顯醉翻了的朋友,冰炎考慮一手一個丟進池子裡面冷靜,還沒站起身,肩膀上又傳來一個重量,回頭看過去,就算她是女的,他也很想巴下去。

  「葳茵,走開。」也許感受到冰炎冰冷的殺意,葳茵自動改抱旁邊的賽塔,然後,換她開始哭:

  「我預言很準的……應該是很準的!為什麼這次會錯?會錯這麼大啊!!!會死人啊!!我討厭死人啊啊啊!!!為什麼你半死不活?為什麼為什麼你說說看啊!!!嗚……為什麼都沒人懂符咒的好啊啊啊啊!!!」
  喵喵一秒撲到葳茵身上,兩個女孩子開始放聲大哭。

  「呃……我想她們兩個應該是工作壓力太大,尤其是葳茵,明明專精符咒,可是因為近戰能力不佳,公會總是要她做副修的預言,算到後來有點精神衰弱了……」邊照顧著兩個發酒瘋的女孩,賽塔邊安撫一臉想打昏她們的冰炎。情緒這種東西不能積留在心中,在適當的時刻以適當的方式宣洩,才能維持精神的穩定。雖然發酒瘋不能算是適當方式,既然發生了,也讓她們好好宣洩個夠。

  「我去旁邊吹吹風。」避免自己真的當賽塔面前打人,冰炎決定到最遠的邊邊賞月。走前聽到了葳茵傳來的最後一句話:

  「漾漾……你為什麼要不見……」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蟲
  • 路過看到這篇文有種很懷念的感覺,當初在鮮網看的時候就對這篇為為之深深吸引,不管什麼存在都是有利有弊就算是鬼族也一樣,這觀點很寫實呢。

    印象最深刻的是學長喃喃念著『世界是美好的......』還有樣樣看著學長思念自己卻再也看不見自己的痛苦樣子,能再重來一次真的太好了,只可惜最後樣樣和葳茵出去旅行後就再也沒下文了,不知道大大有寫後續嘛?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