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浪漫

home197446/想飛

一個寂寞,遇上另一個寂寞,是不是等同兩個寂寞?同是寂寞的個體,在經過彼此的吸力和阻力參雜之後,其結果,會是寂寞倍數的無限延伸?抑或是另一種浪漫形式的開始呢?親愛的。老實說,寂寞,有時也是好的,就像第一次遇上妳那般;把躁動不安的靈魂釋出,取而代之的是羞赧、慌張、結巴的不自然人工造景。經過這些年,放在心中的往事,早已堆積如山了;而壓在最底層的寂寞,正是寂寞無以復加的一段──攸關我和妳的純真浪漫。

故事的起頭總是這樣的──一個寂寞多年的孤單男子,在經朋友的介紹之下,認識了一個也是滿身寂寞的溫柔女子,開始了一場寂寞與浪漫相互追逐的美麗時光。那一天開場的劇情,和多數男女一樣,了無新意,不怎麼特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一時某一分某一秒,一個令人神魂為之顛倒的纖纖女子,正從對街朝著男子佇立的方位緩步走來。徘徊在霓虹燈影下的背影,顯得格外的忐忑。照說,只要對方遲到超過五分鐘,男子定會轉身離去;可那天,男子卻耐住性子,一等等了近二十分鐘,絲毫沒有放棄的念頭。終於,女子出現了。在朋友的引見之下,兩人第一次以極不自然的姿態迎接彼此近靠的目光,靜默、靦腆、微笑、時而專注聆聽、時而東張西望,全成了劇中最經典和浪漫的主角。

尷尬的第一次過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男子心血來潮,單獨邀約女子吃飯,女子竟也爽快的答應,登時,讓男子有充分且完美的遐想空間;只是,這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女子依然慣性的遲到,男子依然慣性的等待。這樣的情形不下十回,男子終於隱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冷不防的在女子耳際輕聲略帶俏皮的問;只是,女子啥也沒說,慣用微笑的肢體,打著啞謎,沉默帶過。

某一天的某時,男子和女子相約看了一部電影,劇情類似『十三號星期五』那般的恐怖片,在一陣懸疑、驚嚇、恐懼、血腥的連串情節中,女子不只一次的尖叫連連,還不時的用力把雙手摀住雙眼。當然,男子也會細心的對女子打暗號示意──噁心的畫面過了,可以稍微回復一下淑女形象了。有時,男子也挺壞的,故意哄騙女子上當,當女子看到劇中人腦漿四溢的高潮時,不免又是一陣哇哇大叫。於是,略帶旋律般的顫音,伴隨著驚嚇指數的高低起伏驟然傳開,那種戲劇兼具娛樂的效果,果真教人難忘啊。

某一時的某分,西子灣的水裡夕陽,正逐漸倒映出男子白淨的臉;因為等待與掙扎同時並行在愛與浪漫的行程之中。躲在暗處的女子,和往常一樣的選擇遲到,小心翼翼的窺探男子的面部表情及其佇立與走動的方位。看似有些無聊和天真的獨特思維,卻是女子一貫考驗男子心性的方式。等著、盼著,女子卻姍姍來遲,面帶微笑的嬌柔樣子,觸動著男子的心。當然,看不到底的心思,究竟藏著幾分真幾分假,已不是重點。並肩同看夕陽的寧靜與稍許的情話妝點,讓海潮擊浪的樂聲更加動人。在互相道別的時刻,女子突然遞給男子一個手提袋,裡頭裝著一件冬衣。男子不發一語,差點把心給倒了出來,夜就黑了。

某一分的某秒,在墾丁觀賞星星的黑夜裡,男子把羞澀的初吻獻給了女子。躺在穹蒼的視界裡,緩緩撩起彼此不用言說的微熱情緒,看似溫馴,卻又難以駕馭的狂野,正延燒整片草原。星星無語,只是害羞的把夜變得更暗、更浪漫了。

某月,男子和女子共度情人節,吃了一頓情人節大餐,差點就把女子養胖。女子微笑似花,每一段笑眸神韻,都讓男子吃足苦頭。某天,男子等在女子家門口,故意高喊著女子的名字,隨後便不見蹤影。女子急匆匆的登上陽台,張望許久,快樂的神情寫滿臉上,難以形容的美,連天空都笑呆了。某時,女子打了通電話給男子,遞上了些許的情話和狠話,只見電話另一頭的男子哈哈大笑,原來女子的狠話比情話溫柔。

某年,女子被男子的歌聲迷惑,如癡如醉。

親愛的,我們相識的那些日子,妳只要不在我身邊,就是一種寂寞;等待開啟浪漫的人,其實也是個深怕寂寞的人。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一路上的順遂,反倒成了理所當然。如果說,漫長的等待,也是一種浪漫的話,親愛的,妳可能不曾有過或類似像我這般的寂寞吧!想著妳黏著我、從後頭抱著我訴說情話的時候,我還是會不自覺的靦腆起來,哪怕是在寂寞時分,等待妳出現的浪漫夢境。輕聲的笑著、看著,拉著我的手,把我從睡夢中喚醒,這可是此刻妳給的浪漫嘛,親愛的,如果真是妳的話,也請等我卸下寂寞的糖衣,好嗎?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