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天使

vegac/雲霓皎潔

聽說,被天使親過的人,背後會長出一雙隱形的翅膀,在害怕的時候,它就會打開,帶妳到天使去的地方。

有一陣子,每聽一次這首歌就哭一次,在簡單淺顯的歌詞裡看見蒼涼卻仍勇敢的自己,赤裸地直觸心扉那一塊不願開啟的脆弱地帶。那裡,藏著永遠學不會不再受傷的堅持,不管經過多久,仍舊願意為了某部份的執著,習慣當個故作堅強的人。

一直以來,總以為自己將原生的情緒隱藏的很好,人群裡,始終笑得最燦爛開懷、充當著他人的情緒出口、面對家人好友報喜不報憂,久了,就真以為自己是外人眼中能夠給人溫暖的天使或小太陽。然而,當母親慈藹的「傻孩子」三個字說出口、當死黨一句「不要再ㄍㄧㄥ了」,這才明白早被識破的無所遁逃,是眾所愛我的人不去拆穿的心疼。他們,以這樣的善意愛著我。

從來都沒想過要當個女強人,勇敢,只是不想成為他人的負擔。於是,強迫自己克服膽怯練習獨立,期望以最佳的狀態呈現給人最放心的姿勢。可是我卻忽略了再如何堅強也會有疲憊的時候,在不懂設防、不懂掩飾也不想遺忘時,一些看似很淡的表情,往往是心裡最深處的真實體悟,在一刀劃進時,透明地攤開一點一滴記錄著每一個步伐踏出的絕對。

想著:當一切沸騰的感覺褪去,生命的重量究竟還能剩下多少?

或許生命裡總會有些東西是只要存在過便不會走遠離去,只是嘗試讓自己不去在意,彷彿事不關己的冷眼看著,卻在每每回顧時發現,也許藏在某篇心情扉頁裡,也許就在每個呼吸之間,所有的一切,一直隨著時光悠然地轉動著不經意間的偶然,同時也帶領我穿越絕望中曾有過的傷痛。

在多年之後,那些曾經認真的生氣、哭泣、困惑、在乎與受傷等種種有過的感受,都會隨著風的氣息飛散遠去。到那時,我知道我終將釋懷的會是一方無悔的汪洋與天寬地闊的極致,那裡銘刻著這一生走過的珍貴。然後在彼此轉身之際,從那個人眼眶隱含的淚水之中,知道自己曾經住過對方的心裡,我想,這樣就夠了。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