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裡開出的聲音

vegac/雲霓皎潔

忽然之間,所有的旋律出走留聲機,在一朵紅玫瑰遞上眼前之際,我聽到花兒盛開的聲音,以最真實的姿態,在末秋的夜裡漾出了釀蜜童話的存在。

喜歡一個人,只有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時才會高興。

而愛一個人,是會去做不喜歡做的事還會很高興。

於是,握花的手與溫暖的車燈幾乎同時撥出刻意拉距過的心緒前奏,就算不說花語,從此心上懸著地,不再是一株魔術道具,而是兩簇星星倒映眼眸底鮮活跳躍的悸動。

一直以為,在很久很久之前早已對生活感到麻木,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再激起戀物癖似的熱情;即便是對待人事也一樣,存著適度的距離,無須擁有更深入的感受,也就不需要負擔過多的人際關懷。

只是今晚,盈滿的心情充塞整個身體整座思維,原來,潛藏冷漠底層的原生之我還會開懷大笑、放聲大哭並停下游走孤寂城市的流浪腳步,心甘情願地接受感動質素竄流緩不下燦爛笑容的臉頰。

所以,妳掉眼淚,我會接著。妳要跌入陷阱,我也會抓住妳。

在你說出眼緣二字的同時,是與非、對與錯、配不配已沒有了存在的價值,每一首音符鏗鏘的只剩了然於胸的真誠。那裡會不會有座島嶼,佈滿小王子行星裡的瑰麗,等待凌駕的速度之感乘載幸福而至?也許途中會迎著光,也許只能沾著雨露,卻如何也遏阻不了無法凋萎的永恆,而那就是-

不管妳認為我是誰,我的立場就是盡我所能對妳做一切我能做的事。

不管你會是我的誰,我可以真切的知道你是值得我信任且感謝的人。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