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那麼一天,不是嗎?

nancy7882611/殘漩

近日,為了即將到來的畢業旅行,我向機車行阿姨問起正放在奶奶家,那只曾經向他們借過的可拖曳行李箱。只見阿姨臉上浮現不屑的表情,刻意酸溜溜的對我說:「唉呦,妳好自私喔!」

我有些怔了,我知道阿姨在跟我開玩笑,也明白她所說的意思,但心情卻不由自主的黯淡下來。阿姨和我既不是親戚,也沒有血緣關係,而那間奶奶家的爺爺奶奶,也就是阿姨的父母親,原本也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會有因緣,是在大約半前多前,母親失業,受到朋友的幫助遠到彰化工作,我則借住在那位奶奶的家裡。

奶奶家的環境並不是很好,客廳垃圾桶經常傳出香蕉皮敗壞的異味,碗槽內的蟑螂更是橫行無阻,連室內空氣都會令我感到鬱悶。我可以諒解,因為這個家裡只有兩位老人,奶奶無法走得太快,爺爺更是下半身中風,環境不好也難以管理。

但那時,我卻經常懷念起原本的那個家,那個客廳不會有香蕉皮味道的家。所幸住在那裡的時間只有半年,我又回到原本的家了。仍記得臨走前,奶奶曾慈祥的笑著對我說:「要常常回來看看喔。」當時我也抱以微笑著點頭,但往後的這幾個月,我連奶奶家門口也鮮少路過。

此時,我又得回到那個我不大喜歡的地方了,為了拿行李箱。車行的姊姊載著我前往那排有著並列透天屋的小徑裡,我們爬上二樓進到了奶奶的房間,她笑著說:「阿妹啊,妳很久沒回來了。」我只能尷尬的笑著,然後她得知我要來拿行李箱,又問了我很多問題,像是幾時畢業、要到哪裡旅行、會去幾天之類之類的。或許奶奶是因為太久太久沒見到我,才會劈頭就一直的問問題,但她不知道……我不是那麼有耐心去被問老人家問題,不過我未曾正面的表示出來,但對於奶奶問的問題卻回答的很簡短,表現出了不想再回答問題的感覺。

拿完行李箱,我道了聲再見後就走出了房門,姊姊也準備要關門,卻又被奶奶叫住,問了姊姊最近的一些事情。好幾度我以為姊姊就要下來了,奶奶卻像是有問不完的問題,一直喚住姊姊的腳步。

當我佇立在樓梯口下方聽著樓上的他們對話,聽見姊姊欲結束話題,奶奶卻又繼續問她的聲音。我低下頭,仔細的聽著姊姊說話……她的回答都很長,且聽不見任何一絲不耐。站在樓梯口,我惘然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想著奶奶似乎無止境的問題,想著姊姊沒有不耐煩的語氣,也想著……當房門打開前,那一室原先的空盪。

突然間,我意識到爺爺和奶奶或許是寂寞的,但也是幸福的。待在那裡的半前內,我曾見過爺爺奶奶的兒女或孫子來探望他們,但也知道奶奶常對著冰冷電視機的吵雜聲陪伴入睡。我知道我在那裡的那半年,我是能夠幫助奶奶的,我也做到了些微;但是半年後呢?我不曾再回去過,也許是那一室的悶空氣,也或許是那難以忘懷的香蕉皮味,縱使我曾受過奶奶半年的照顧,縱使阿姨說「妳怎麼那麼自私」,我不曾再回去過。

曾想過,如果有一天,我的肌膚冒出皺紋、骨頭變得僵硬、身體變得懶惰,在歷盡滄桑後,卻天天面對著那聒噪的電視機發楞?或是會懶得開蓮蓬頭去好好洗個澡?也許有那麼一天,我會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忘了自己的家裡在哪裡,忘了原本要做的事情,忘了對收銀員要零頭的差價?

我還太年輕,不知道何為獨居老人的孤獨、不懂得雙腳痛風的滋味、不了解蹣跚的步伐走起來是多辛苦。

雖然不懂,仍可將心比心。若是下次爺爺忘記將剩菜放進冰箱,不需要有過多的責備;若是奶奶失手將你心愛的生日蛋糕打翻,也不需要一直與她冷戰;容許範圍內的過錯,不需要大動肝火……因為有一天,你也會傳承到他們的健忘、粗心,亦或是寂寞?

因為有一天,你也會老……不是嗎?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