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爆強的同人女笑話(上,中,下) [非同人女請勿進入]

 

本文是在某论坛上转载过来滴,爆强啊爆强!!

爆強的同人女笑話(上) 1-10 / 36


來源:狴犴的遊樂場

◎相關詞語學習:BT=變態

首先得說下我們的學校,這個…校情比較特殊,
因為我們是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偏理工科的大學,
所以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雖然早幾年揚言要建立「綜合性大學」,但直到我入學的時候,
還是男:女=6:1…=_=||||。所以可想而知,女生是貴重比黃金,
男生是輕Ⅹ如糞土。(甚至校規都明文規定「不得調戲、侮辱女同學」——而沒有說不得調戲、侮辱男同學…~( ̄▽ ̄)~)
在這種情況下,但凡長得五官沒丟的,哪樣的女人就有人要,
而且由於大一到大三是在荒山野嶺的分校區,附近幾個大學不是剛好自給自足就是校情同病相憐,
所以在配對問題上存在著大量「硬性缺口」。總而言之一句話:同人女和Gay的天堂!
我男友當年(好老氣橫秋啊)是我們這屆生中文系的才子NO.1,
而我…很不巧的,是我們法律系的才女NO.1(大汗,大概是他們趁我在班會上睡覺的時候評的。),
文學院搞什麼事情我們總免不了碰頭,於是,碰頭一次,碰頭兩次…碰頭N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成了一對。
一開始倆人都互不知底細,還一個勁的在那甲醇(假清純)的死磕什麼莊子、李賀、王國維、薩特、繆塞、杜拉斯…N次後,
我試探性的問他——「你對同性戀怎麼看?」。他一愣,很老實的說不是很瞭解,
然後我就和他死磕活磕了兩個下午後,
他才用無比崇拜的眼神看著我說——「…我們…能不能換個話題?」
我怒,說:「這個話題你是嫌沒有人文內涵還是缺乏思想深度啊?」
他汗,說:「那倒不是,但是來來去去都是男人愛男人是不是沒什麼變化啊?」
我拉下臉來,說:「世界七千年了來來去去都是男人愛女人是不是更沒什麼變化啊?」
他繼續汗,說:「可那是正常的,你這是不正常的。」
我大怒,說:「我本來還當你很有人文素養的……你這個虛僞的學院派!」
——他當時狂熱的崇拜王小波,你罵他學院派比罵他龜孫子都嚴重,
被女生這麼說當然更加打擊巨大。立刻開始反省自己如何沒有解放思想如何沒有「人文素養」。
當然,當時他對我的同人女惡趣味本質沒有深刻認識,還天真的以為我真的是從人文高度關注BL文化的。
不過很快的他就徹底的認識了我的邪惡本質,但時光已如肉包子打狗一般一去不回(汗,這蝦米比喻?!),
他也索性破罐破摔加入了光榮的同人隊伍,並且一發不可收拾,其BT程度大有青出於藍勝於藍的趨勢~


事件一
在自習室裡,我正在一本正經的做案例分析,
男友正在一本正經的看諸子百家……忽然,
他一本正經的對我說:「原來墨子是個小受啊!」
我一愣,心說老祖宗那點BL素材我嚼得不比你熟,
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墨子他老人家有什麼緋聞?!忙問他語出何典。
他很得意的說:「墨子曰:『兼愛、非攻』——非攻,那就是受嘛!
還『兼』愛,那就不光是受,還是總受了!
墨子那麼多門徒,簡直就是大好的下克上+NP題材,你趕快寫文啊!」


事件二
男友隔壁寢室住著政治系的一個小美男,
八五年生的(我至今沒想通他這個學到底是怎麼上法的),
媽媽是新疆人,所以他生得明眸皓齒尤其一雙大眼睛顧盼生姿,
長睫漫……用男友的話說:「釘牆上都可以當衣帽勾用!」
。呵呵……總之我十分垂涎他的美色,
So有事沒事就往他們寢室跑(我們這女人貴重啊,沒人會趕我)。
大概是跑得太勤,有天我男友跟我說,
那個小美男不無擔心的跟他反應說──覺得他們寢室另外那三隻狼可能會對我「居心不良」。
提醒他要「看好大嫂」。
我問,那你怎麼跟他說的?
男友:「我說沒事。」
然後小美男就問我男友說:「你怎麼就不擔心呢?」
然後我男友就語重心長的對他說:「其實相較於我擔心你們會對大嫂怎麼樣,我還更擔心的是她會對你們怎麼樣哪…」


事件三
自從我戀聲後,就開始對我男友看的動畫施以「心懷叵測」計劃。
他看《灌籃高手》,我就對他說流川楓酷不酷啊?他說酷啊,
我就說我這有個Drama叫《純情Boy禁獵區》的,是小楓楓配的哦~~
他看《棋魂》(他看的那個版本居然碟子上面印的是《一棋定江山》!我暈!),
我就對他說佐為帥不帥啊?他說帥啊,我就說我這有個Drama叫《Tokyo Deepnight》的,是佐為配的哦~~
他看《幽遊白書》,我就對他說小飛影可不可愛啊?他說可愛啊,
我就說我這有個Drama叫《遠離伊甸園》的,是小飛影配的哦~~
(省略類似經歷N次)
有次我問他:「最近在看哪個片?」
他笑瞇瞇回答:「《大頭兒子小頭爸爸》!」
我:「=_=||||||||……」
男友:「你怎麼不說話?我以為你聯想到父子的年下攻會很興奮的說……」
(那對父子嗎?!——拜託那就不是耽美片了,那是恐怖片!)


事件四
我經常在男友他們寢室蹭飯吃,有次他們四個人加上我從食堂買飯回來,
五個人除了一個叫「花花」的哥兒們(典故已不可考)空著一隻手外,
大家都兩隻手全佔著,但由於他手上有油,結果門把手擰了幾次都沒開,
我男友說他口袋裡有包餐巾紙,花花就伸手在他牛仔褲口袋裡掏啊掏的……
花花:「沒有啊!」
我男友:「裡面點!」
仍然掏啊掏啊……
花花:「還是沒有啊!」
我男友:「再裡面!」
繼續掏啊掏啊……
花花:「啊!有了——」
……
………
…………
我男友一臉扭曲的說:「你~放~手……」
(=_=||||大家明白沒有……就是抓到……那個%&¥啦!)
當時餘下的我們三個BT就笑得不行了,
結果共計打翻一份飯三份菜……但更BT的還在後面——
由於把我男友的飯菜打掉了,進屋以後,花花很不好意思的去拿電熱鍋(違章電器),
對我男友說:「我下麵給你吃。」
我男友不知道是真BT還是裝小白,一本正經的對他說:「如果是賠禮道歉的話,不是應該我下面給你吃嗎?」
大家都立仆了!
(哎呀用打字的果然說不清楚——是這樣的,花花說的『下麵』二字重音在後,是指下麵條兒。
而我男友說的『下面』則重音在前…=_=||||還有沒有人沒明白?)


事件五
雙休日,我老婆從蘇州跑過來看我,還拉了她的新男友過來給我「把把關」。
在小飯館裡吃完飯後(淚,當然是我請),大家開始聊天,
我老婆的男友(簡稱Z君好了)和我男友都是CS愛好者,
很快就開始在那熱烈討論起武器啊地圖什麼的,
而我和我老婆就窩在角落小聲的唧唧呱呱……結帳走的時候,
Z忽然很好奇的問我們倆:「你們剛才在談什麼?」
我和我老婆……瀑布汗。
我男友慢悠悠的對Z說:「還用問?肯定是我們兩個的攻受問題。」
……
………
…………
我老婆狂笑的拍我肩膀說你果然調教有方!
我男友一臉有獎競猜拿到大獎的表情。
Z很不解的看著眼前的詭異三人組……



事件六
二○○四年初夏的時候,李銀河奶奶巡遊到我們學校來開講座,
可惜我當時在外地實習不能去聽,
就委託我男友務必親臨現場(其實就算我不委託他肯定也會去的。)
事後他打電話給我匯報情況,說場面異常火爆,
要不是他去的早,都佔不到座位。
我問:「有沒有Gay去聽啊?)
他爆興奮的說:「好多啊,滿地都是!(又不是蟑螂|||||)還有好多外校的,
肯定都是慕名而來的!」
我忙說:「那你有沒有和哪個搭上話啊?」
他說:「甭提了!我想跟邊上一個男生借個筆(我們學校聽講座要填聽課表),
剛碰了下他的手,他就一臉驚恐的直往後躲!氣死我了!」
我說:「你頭髮留那麼長(我男友在大學裡頭髮留到肩胛骨下面那麼長),
又一臉BT樣,人家肯定把你當Gay了。」
他氣憤的說:「把我當Gay不要緊,
但起碼也要把我當個有點品味一點的Gay吧,
就他那姿色~~我強X一頭河馬也不強X他啊!」
咳咳,關於那次講座,據說還有不少女同志去了。
有個「貌似女同志」的女生還質問李奶奶為什麼只研究男同性戀,
而忽視了廣大婦女……
而人家李ⅩⅩ回答也很誠實——因為我一開始就是從研究男同性戀入手,
但研究有了一點成果後,來找我的都是男同性戀,我也沒辦法。
(淚~~人家都自己找上門來了!同人女做到您這個份上真是幸福啊!)




事件七
有天我男友很激動的一大早就跑來找我,
說他早上差點被人侵犯了。
我大喜(眾:這什麼女人啊……),
忙問他:「是上鋪的山東哥們還是隔壁的體育委員?」
他說他昨晚在網吧包夜,今天早上走在回學校的一條荒涼的小路上。
一個工人模樣的大叔一直在後面跟著他,在路過小樹林的時候,
那大叔忽然竄過來,一伸手就摸他的腰(我男友那一尺九的細腰……淚),
他一回頭,那大叔反而嚇了一跳,跑得比兔子還快,
一路跑還一路說:「怎麼是個男的?!」(一點不奇怪,那傢伙瘦得一把弱柳扶風,再加上從背後看長髮飄飄……騎自行車時被後面的人吹口哨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聽說大叔臨陣脫逃,我興趣頓失。
我男友接著說:「當時氣得我就追上去罵他……」
我一愣,說你管這閒事幹嘛,去報警不就好了?
我男友恨恨的說:「可我就是不服氣啊——做色狼居然還這麼挑肥揀瘦!男的又怎麼啦?!」
居然一副很不甘心的表情……=_=|||| 




事件八
「Sars」那回,學校裡到處都貼了防Sars標語,連澡堂門口也不例外。
我和我男友看到後,他就感歎說又不是防愛滋,
幹嘛貼到這裡來。我說貼到教室未必人人上自習,但大家總都要洗澡的,
貼到這裡每個人都看得見。然後我們就興致勃勃的討論起標語來。
我說我看過的最強的一個就是當年軍訓的時候,澡堂門口是兵家必爭之地,
貼得跟文革大字報似的,
有次七連(就是我們法律系的連)貼了張巨大的「七連紅旗飄揚傳四海」,
結果第二天就被人壓了張更大的,而且和澡堂門口的意境簡直切合到不行!
當時就特崇拜出那標語的人!
我男友忽然問:「是不是『八連金槍不倒震八方』?」
我大驚,問:「你怎麼知道?!」
他說——「八連就是我們系,我怎麼不知道?那個是我寫的……」
(我和他是大二才認識的)
我徹底無語了……難道這就叫緣分?!--||||||||




事件九
(相關知識~我們這男生管自慰叫打手槍=_=||||)
有次我在我男友寢室用他手提電腦看電影,正看著,
他們寢室另一哥們(花名叫「砂鍋」,典故已不可考)一邊打電話一邊進門來,
剛進來,手機沒電了,順口就對我男友說——
「你手槍借我打一下!」(說快一時口誤了。)
我和我男友都愣住,但還是我男友反應快,
忍住笑不動聲色問:「你幹嘛非要打我的?」
可憐的砂鍋還沒反應過來,大聲說:「你沒看我剛打到一半嗎?快點!我很急的!」
我男友很為難的說:「我不是不想借,不過有女生在,恐怕不太方便……」(我已經笑得內傷了,他居然還能裝出一臉嬌羞狀,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佩服他的演技。)
然後砂鍋說了句更強的——「小氣!大不了下次我的借你打就是了!」
然後我男友也撐不住的爆笑……



事件十
上文那個砂鍋有一段時期不知道是看了哪部片子受了影響,
張口閉口一句「老子強暴你!」(讓我想起野獸加藤啊!)
結果以此為契機,和我那以毒舌出名的男友頻頻演繹出令人絕倒的對白~~
砂鍋:「……老子強暴你!」
我男友:「想強暴我的人多了,你後邊排隊去!」(我男友已經自戀到一定地步了,有次居然還對我們系團支書反映我思想不健康,屢次想強暴他……昏死!我到現在都沒入成黨都怪他!)
砂鍋:「……老子強暴你!」
我男友:「我現在很忙,請速戰速決,給你三十秒!」(你當是拆炸彈啊?)
砂鍋:「……老子強暴你!」
「還來?!你不是五分鐘前剛剛『強暴』過我?!當心用太多不舉!」(無語……)
砂鍋:「……老子強暴你!」
我男友:「去死!今天老子生理期!」(……|||||||||)
其實還有好多別的的,但時隔久遠(汗)我只記得幾個比較經典的了。
不過我最佩服的是這個BT居然能當著我的面和男人打情罵俏還面不改色。
最強的一次是我在拿他的手提電腦打字,砂鍋想借(其實是搶)電腦去玩遊戲,
就又和我男友「吵」起來。(雖然沒一次是贏的。)
當時我男友剛上完體育課考長跑回來,沒什麼力氣吵架,
沒兩句砂鍋又來句「……老子強暴你!」
我那不爭氣的男友居然就很自覺的往砂鍋的床上一躺!
還是那種大字型的躺法!然後用一種粉嫵媚的口吻說:「來啊~~我就不反抗……看你怎麼『強』暴!」
我當時就噗了他那可憐的電腦一臉!
然後砂鍋反而很不好意思起來。
我安慰他說:「你就當我不存在好了。」然後繼續埋頭打字。
可憐的砂鍋看了我們兩個BT半天…悲憤的奪門而去……
由於我這個大學的男女比例實在畸形,要說真的Gay那肯定也是有的,
比如我們法律系「路人皆知」的就有兩對,
可……那模樣實在是連我這樣同人病情嚴重的都激發不出耽美情懷=_=||||。
這麼說罷,其中一對的二人花名分別是「大熊」和「小熊」,
而另一對……用我男友的話說──「看那對的照片簡直就是瞧一車禍現場啊!」(對不起啦,他這人說話一向這麼損……)
BL和Homo畢竟是不一樣的,對我這個美型王道的色女來說,
與其去看那些「車禍現場」般的真Gay,還不如意淫那些眉清目秀的男孩子。
不過,真的很曖昧啊~~尤其是我男友寢室的四隻,
不是我情人眼裡出潘安,是他們系的平均美貌指數最高的一個寢室,
除了我男友這個正宗同人男外,另外三隻在我的日夜熏陶下,也漸漸被帶壞了……



爆強的同人女笑話(中) 11-20 / 36


來源:狴犴的遊樂場

◎相關詞語學習:BT=變態


事件十一
有次在男友寢室和他們看片,其中有一強X情節,
男犯被判十年,砂鍋就在那感歎說十秒鐘的快感換來十年監禁,實在不合算。
我就對他說,想要合算就去強X男人,那不算強X罪。
他大驚,說──「怎麼就這麼性別歧視?」
我教育他說強X罪的犯罪對象一定要是女性,
也就是說男人強X男人不是強X罪,
當然你要是強X十四歲以下但那還得是猥褻兒童罪。
雖然強X男人真報了案國家公安局不能不管,
但一般也就是關幾天罰點錢也就算了,相比於強X女人,那犯罪成本是相當低廉的……
砂鍋沈思良久,忽然一本正經的對花花說:「不如我們來互相強X吧!」



事件十二
有陣子不瞭解我底細的機械系某男打算追我,
我吃了他好幾頓麥當勞,然後告訴他我有男友了,
但此人死心眼,打算迎難而上,還送了個銀手鍊表決心。
我拿到男友面前炫耀,豈料這不爭氣的東西他竟一點表示都沒有,
我進一步激他,說此男如何如何青年才俊品學兼優如何如何家財萬貫一擲千金……
還沒說完,一哥們(花名「小鳥」,由來已不可考,不知道是否那個特別小,不敢問。)興奮的對我說:「大嫂,你看我去行不行?」
我一愣,他接著說:「我很便宜的,免費試用,包修包退,管飯就行!」
後來我才知道,小鳥剛買了個新遊戲機,已經「月光」了……


事件十三
我們寢室裡的女生和我男友寢室裡的男生們一起去逛超市,
一女看到安全套還有各種口味,大驚。
說:「這又不能用來吃,要草莓味道的幹什麼?」
小鳥就大言不慚地說:「在你吸我時可以增加情趣。」
女生用很鄙夷的目光看著小鳥說:「我吸誰也不吸你啊!」
小鳥惱羞成怒的說:「誰稀罕你?我自己吸!」
那女生很驚訝的說:「你自己怎麼能吸得到?」
小鳥得意洋洋的說:「笨!我不會用吸管嗎?」
眾仆!


事件十四
有次大家和那個政治系的八五年小美男在他們寢室裡聊天,
問他年紀那麼小,上面有沒有哥哥姐姐。結果他搖搖頭,
然後他寢室那個老大(山東人,一米八五,魁梧得要命,鬼畜型強攻好材料)就問:「那你有弟弟妹妹嗎?」
小美男說:「我下面沒有妹妹啊,不過有一個弟弟……」
下面……弟弟……
大家開始捂著嘴偷笑。
但純潔的小美男卻還毫無反應,反而問他們老大:「那你下面有沒有弟弟啊?」
老大是獨生子,但面對大家笑到要內傷的表情,不肯說他沒有「弟弟」,於是陷入鬱悶中半天不說話。
不料遲鈍的小美男居然還不肯放過他,很同情的對他說:「我知道了,沒有就沒有嘛,你不要難過了……」
眾人脆生生的仆倒在地……
小美男繼續摸著老大的肩膀說:「……你一定是很想有一個弟弟吧!」
老大終於暴走,將小美男推倒在床上,怒曰:「我讓你看看我有沒有弟弟!」
眾人一起起鬨說──「上啊、上啊!」(居然沒人有同情心……淚。)
但被壓倒的小美男仍是一臉迷茫……
大概老大也覺得很有犯罪感,悻悻的又爬下來,說:「算了、算了!不跟小孩一般見識。」
然後小美男來了句更吐血的——
「你生什麼氣啊,大不了我給你當弟弟好了!」


事件十四
還是小美男的事兒,
有次他買了一籠三隻珍珠鼠做寵物(類似增肥版的小白鼠),
分別以寢室裡另外三個男生的花名命名(汗,這影射也太明顯了),
平時那三人就對小美男餵哪隻比較多對哪隻比較好爭風吃醋不已。
不料養了不久後,有次小美男把珍珠鼠們放在陽臺上曬太陽,
不幸被大風颳了下去……老大摔死了……小美男痛哭,一天沒吃飯。三男競相安慰佳人。
然後沒過幾天,又發生了集體食物中毒事件,老二和老三也死了。
但大概有了上次的打擊墊底,小美男雖然很難過但沒有哭,
晚飯也照吃不誤,導致二男和三男大吃飛醋,質問其怎麼他們死了(?)小美男就不哭,是不是和老大有一腿云云(嘿嘿嘿,我早看出來了……)。老大就很憤怒的撇清,三人幾乎要動起手來,引來一堆人擠在門口看熱鬧~~
大概覺得很丟人,小美男終於哭起來了(終於有人發現這個架吵得那叫一個無聊!)。
然後三人又立刻團結一心競相安慰佳人……
大家也一哄而散,有人感慨曰:「……呿!早哭不就好了嗎?」



事件十五
一次大家集體去唱KTV,花花不擅此道,
但被大家醉醺醺的逼著唱,逼了良久,還是不肯。
砂鍋大怒:「不唱?老子強暴你!」
花花脖子一梗,抬槓道:「來啊,大爺我賣身不賣藝!」
眾仆!
學校裡衛生月的時候,在大路兩邊沿途放了防愛滋的宣傳板,
很多人圍著看。下課了後我和男友他們路過那裡,就談論起愛滋來,
花花說──「搞同性戀肯定是要得愛滋病的。」
我男友當然不同意,就把花花拉到看板前面指道:「上面寫著愛滋病和同性戀沒有必然聯繫,在知識層次大學以上的同性戀人群裡得愛滋病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三。」
然後我男友指著那一行,很親熱的拍著花花的後背,大聲說(肯定是故意的):「這下你放心了吧!」
周圍的人立刻用無比詭異的眼神看著花花……


事件十六
據砂鍋同學向我反映,花花同學的小受傾向十分嚴重,
某晚居然聽見他一邊說夢話一邊猛踢被子喊著:「放開我,放開我!不要~不要嘛!」
事後我很好奇的問花花到底做什麼夢了,花花死也不肯說……懸案啊!
但其實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有回我在公共汽車上不過是急剎車抓了我男友胸部一下,
這傢伙居然在那扭來扭去還用綠川式的鼻音邊喘邊說:「Hanase!Yitayi!」(放手!好痛!)
惹的車上一幫人對我行注目禮……我真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事件十七
我男友洗完澡仰躺在床上看書,長長的頭髮蕩在床沿上晾乾。
砂鍋進門後先是被此等「壯觀」的場面嚇了一跳,
然後就開玩笑的拉我男友的頭髮,我男友支起身來瞪了他一眼。
砂鍋獰笑曰:「這個眼神真是既淫蕩又……」
他想了半天愣沒想出其他形容詞來,最後只好悻悻的說:「真是既淫蕩又……淫蕩啊!」
從此後這幫BT動不動就說:「食堂的飯菜真是既難吃又難吃啊!」、「我今天穿得真是既可愛又可愛啊!」、「XX老師真是既變態又變態啊!」



事件十八
我一次和男友他們一起看《美國派》,
同在的還有政治系的那個小美男和他家老大,
放到那個主角用蘋果派自慰的時候,那個純潔的小美男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問老大說那蘋果派上怎麼會有一個洞?!老大特尷尬,我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那是自慰出來的。
小美男繼續問怎麼用蘋果派自慰呢?
我開始不耐煩,就說其實你還可以試試直接拿蘋果自慰(=_=||||我說的應該是那種很小的嘎拉蘋果)……然後一幫人就開始偷笑,
小美男還要繼續問,被他家老大一把拖走了……
次日,小美男在男友寢室看到我,忽然跟見了鬼似的拔腿就跑,
邊跑邊喊:「老大,那個變態姐姐又來了!」
(=_=||||||其實我很好奇他家老大把他拖走後到底「灌輸」了他些什麼……他怎麼就忽然能區分什麼是「變態」了?!)


事件十九
冬夜的某天,花花同學半夜去上廁所,
不料一陣小風颳來,把門給颳上了!花花敲了半天門都沒人開(估計都睡死了),
只好跑到樓下找看門大爺要鑰匙,可看門大爺也睡死了。
可憐天寒地凍的,花花也不想成為凍死在新中國高校宿舍走廊的第一人,
於是就迷迷糊糊的順著牆邊一路摸過去,摸啊摸啊……從二樓摸到了三樓,
又從三樓摸到了四樓……終於給他在五樓摸到了沒上鎖的一扇門,
於是就不客氣的撲進去直往人家被窩裡爬……
結果事後那豔福不淺的哥兒們每次看到花花,都直往他身上歪膩,涎笑曰:「沒有你的晚上好寂寞喲……」
為這件事花花鬱悶了好久……




事件二十
男生宿舍的共產主義程度令女生們望塵莫及,基本上除了女朋友之外,其餘都是共用的。
我男友他們寢室大家的內褲啊襪子啊什麼的,都晾在一個大架子上。
而由於款式顔色的單一,穿錯的事件也時有發生。
有一次砂鍋同學去收衣服,結果發現自己的唯一的一條內褲不見了——唯「二」的一條已經於不久前被風颳走了——他以為這回又被颳走了,於是在那指天痛罵。
花花大驚,跑到窗邊細細一看,很不好意思的說:「我說我的怎麼還夾在上面呢……」
砂鍋大怒,說:「總不能叫我光穿著牛仔褲睡覺吧!」就非要花花脫下來還給他。(=_=||||他也不想想人家都穿過了他再穿什麼意思啊?)
花花不肯,於是被推倒在床上……=_=||||
脫…脫…反抗…反抗……
牛仔褲被脫掉。
脫…脫…反抗…反抗……
棉毛褲被脫掉。
脫…脫…反抗…反抗……(反正我們這幫BT早就沒有同情心了,還在那裡搖旗呐喊……)
但正在脫內褲的時候……旁的寢室的某仁兄進門借書,跟著——
石化……
次日幾乎我們整個人文院都知道了這宗砂鍋同學「強暴未遂」事件。
為這件事砂鍋鬱悶了好久……



爆強的同人女笑話(中) 21-36 / 36
來源:狴犴的遊樂場
◎相關詞語學習:BT=變態

事件二十一
有天一大早我去給我們文學社的主編大人送稿件,
事先打了他電話,結果這廝居然接了電話後倒頭又睡著了!
害的我到了門口居然還要隔著門板再打他電話!
他迷迷糊糊說:「門是壞的,你踢下右下角就開了。」
我一踢——門果然應聲而開。(這什麼門啊?!=_=||||)
我進門後還喊了好幾遍,主編大人才開始不慌不忙的穿衣服。(||||||反正他們早就不把我當女人看了。)
穿好衣服,開始摸眼鏡(此人嚴重近視,不戴眼鏡基本就是瞎子一隻),
東摸摸,西摸摸……摸了半天沒摸到,於是就往床裡面說:「XXX,我的眼鏡在不在你枕頭下面?」
我只聽嚶嚀一聲:「自己找……」
然後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就很嬌柔的(汗)枕到主編大人的肚子上把枕頭騰出來……
我當時~那個鼻血啊~~
對我的歪想,主編大人的解釋是——冬天很冷,尤其是朝北的房間。
男生又不肯勤快點曬被子,往往冬天的被子就跟鐵片似的。兩個人睡一床被子的事實乃「生存需要」!

事件二十二
花花同學選修了我們法律系的民法總論,但不料要跟著我們一塊考試,
而很不巧的那個老師又是變態的嚴格,於是被當。
要重考。只好跟著我們系下一屆的學弟學妹們上課,結果就對我一個姓W的學妹產生了「意思」。
於是拜託我去給他說媒~~
此姝呢,表面看乃是如假包換含羞帶怯小家碧玉一隻,
豈料我這個學姐一接觸之下……才發現到她原是「血統純正耽美狼一匹」!
那個激動啊真好比紅二軍遇到了紅四軍,小溪流遇到了小河流,民兵連遇到了預備隊,耽美狼遇到了耽美狼(眾:這不廢話嗎?!)……
於是我頓時把說媒那點小事忘了個精光的和她呱嘰了起來!
回到男友寢室後,花花忙問:「她怎麼說啊?」
(我……廬山瀑布汗)趕緊說:「我、我、我現在就打電話約她!」
於是……一陣「親啊」、「抱抱」的膩歪後,我剛想切入正題~~
「哎呀,好討厭哦!你說麻見到底是喜歡小秋還是飛龍啊?」
頓時——我又選擇性失憶……
「哈哈哈,我挺喜歡小秋的。」
「我還是想要麻見和飛龍在一起。」
「你喜歡強攻強受啊?」
「四啊四啊!」
「乾脆麻見和飛龍一起攻小秋好了!」
「對啊,其實3P也不錯啊!」
「本來我就很看好3P的!」
……
………
…………
終於,我想起了可憐的花花同學,於是說:「啊,對了,我這邊有個男生很想認識你哎!嗯?人呢?!哦,算了,哈哈…我剛才沒說什麼!」
花花的暗戀就這麼夭折了……
事後,他沈痛的對我說:「我們寢室有你一個同人女已經夠了……」

事件二十三
這次的主角是會計系一位仁兄(簡稱S君),
由於我男友寢室花花不會打麻將,其餘三人「三缺一」就經常拉上這位。
一次四人打完麻將出去喝酒(我也跟著蹭飯去鳥),S君家境貧寒,卻酷愛大魚大肉,
難得有白食可吃,於是大醉而歸。我們將他攙回寢室,剛進門他就撲倒在床——可問題是那不是他的床!
床上那位倒楣的傢伙(簡稱L君)由於感冒正在臥病,S君醉醺醺的抱著小L,
還不停的在他胸上亂摸,嘟囔說:「這是我的,這是我的……你們不要和我搶!」(大家都在看好戲,沒人打算和你搶。)
悲憤的小L屢次欲起身,但每次剛剛抬頭就被酒精混合腎上腺素化身禽獸的S君狠狠壓下去,
如是N番,小L面色潮紅眼角含淚,看上去甚是楚楚可憐,終於大家也覺得很不好意思,
於是就上前拖開S君,不料S君力大無窮,不但不撒手,還死死抱住小L在其胸前蹭來蹭去啃來啃去……
可憐小L就穿一破背心,兩點貞操就此淪喪……
次日我們打趣S君,卻不料他已將昨夜「玷污」小L的事忘了個精光!
被大家斥之為「始亂終棄」。
另外,據說小L此後養成了睡覺必穿套頭棉毛衫的好習慣……

事件二十四
我們學校的教務大樓一樓有一個公共櫥窗,不上鎖,專門用來貼學生的一些投訴意見。
比如食堂的肉湯裡居然連續三天看到同一塊豬骨頭啦,自習室裡用書本佔位現象嚴重啦,學校不該把校門口賣煎餅的大媽趕走啦云云……總之什麼亂七八糟的貼訴都有。
有次我又在那鑽研國計民生,看到一個帖子投訴說——「3XX教室最近每晚都有一對狗男男在裡面約會,此等傷風敗俗之舉不但致使其他莘莘學子無法自習,而且這種同性戀行為還對學校裡其他正常同學造成極壞影響,希望教務處予以抓捕……」
我第一反應就是打算晚上去3XX去參觀,第二反應就是拉開櫥窗門在那個帖子旁白處加批寫道:「一、教室不讓待你難道要把同性情侶都趕到小樹林裡去打野戰才有利於精神文明建設嗎?!二、教務處又不是司法機關有什麼權力『抓捕』?!三、你說抓捕就抓捕是你大還是XXX(教務處長)大啊?!」
但晚上我埋伏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傳說中的「狗男男」,估計是轉移陣地了。
次日發現那個帖子上又多了N多批註──
「我支援你們!——富有正義感的路人甲。」
「你是眼紅人家小倆口吧!」
「你把你女朋友送給我我也不要,我就高興搞玻璃啊!」
「樓上怎麼說話的?我就覺得男生比女生好,女生太麻煩。」
「同意路人甲!——富有正義感的路人乙」
……
………
…………
我那個樂啊,當時就想把這張紙撕下來留作紀念,但想想覺得不太文明就算了,不料第三天再去看的時候已經被人捷足先登收藏掉了……那個後悔啊,嗚……

事件二十五
有次在男友寢室,他忽然跟我說:「我和花花合買了一個避孕套,你要不要看看?」
我大驚,心說──怎麼你居然瞞著我和他都發展到這一步了?!但我看一邊的花花神色坦然,好像又不太像,於是小心翼翼的問男友:「那個……為什麼要合買啊?」
「因為是大家一起用啊!」
我想居然這種事還分那麼清楚!很不屑的說:「下次要用跟我說好了,我買一打送你們!」
花花說:「那個是三年質保的!」
我一愣,說:「不都是一次性的嗎?」
終於……我男友反應過來,狂笑著從電腦後面拿出一個低音炮(音箱)來……
居然被陷害錄了音。我暈了……  

事件二十六
我在我男友寢室聽Drama《玫瑰人生》時,一臉很意淫的表情,然後小鳥很好奇的問我在聽什麼,我說聽故事。他說聽什麼故事,我就簡明扼要的說:「有一個很可憐的小受,遇到他同母異父的兩個弟弟,被XX了,然後又被他們的爸爸XX了,最後就大家在一起XXXX了……」
然後只見小鳥一臉詭異的淫笑出門去了,過了一會,我到水房洗臉,只見小鳥在那一邊洗衣服一邊對某男生說:「……不料他弟弟的爸爸也把他那個什麼什麼了,真是好慘!」
「然後呢?」
「然後又來一個弟弟……」
「然後呢?」
「唉!不料那個弟弟還有一個爸爸……」
……
………
…………
……我無語了!

事件二十七
一天我們聽說附近一大學的小樹林裡發生了民工對約會的大學生情侶打劫事件——男的劫財,女的劫色。
據說受害的那男生還是足球隊隊長,人高馬大的。
砂鍋就感慨說:「如今犯罪的技術要求越來越低,他都能幹。」
我就激他說:「有本事你今天去試試。」
一聽說要打劫,他們寢室那幫BT一個個都來了勁,紛紛嚷著也要去。於是一幫人晚上就心懷鬼胎的跑到後山樹林蹲點。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前車之鑒,那天來的情侶特別少,等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在昏黃的燈光下自遠處來了隱隱綽綽的一對……
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們就忽而嘿喲一掌把砂鍋推了出去……不料這廝跑近跟前觀望了一陣又得得得的跑了回來,一臉鄙夷的對我們說——「唉,那個……我能不能女的劫財,男的劫色?」
大夥立仆!

事件二十八
我們學校後門通往公交車站的地方有一個園子,叫做「櫟園」,但被N多新時代的大學生們很文盲的讀做「樂園」=_=||||,不過由於此處位置荒涼地形複雜,經常被一些情侶作為約會場所,實不愧「樂園」之名。尤其有一處假山,其腹中空,冬暖夏涼,更是幽媾佳處。被大家戲稱為「小賓館」=_=||||。
有次我去搭公車,路過「樂園」,光天化日居然看見有倆男生一起鑽進了「小賓館」!大驚之後是狂喜,馬上打手機把我男友和那個W學妹叫來,然後把情況這麼一說,三人就粉激動的撲到假山外面,可誰也不好意思進去……就乾坐在那歪想。(事後想來真是後悔死了,但我男友安慰我說萬一人家辦事辦到一半我們衝進去造成小攻就此不舉小受就此性冷淡……那就造孽了。)
總之我們等啊等啊,大概等了有半個小時,終於那兩個人出來了……看到等在「門」口的我們就愣住了,然後我們五個人就大眼瞪小眼石化了半天……
我吭哧吭哧半天,獰笑著憋出一句:「你們兩個……」
他們打量著我們仨,也詭笑著憋出一句:「你們三個……」
我們一愣,他們做了個「請」的手勢,就嘻嘻哈哈的跑掉了——這時我們才悟到:敢情他們把我們當成3P在這「排隊」的了……
鬱悶!

事件二十九
我想起大一軍訓剛回來,我一男性朋友就跟我說,因為軍訓的時候一群男生夜間長時間沒辦法和女生接觸,就紛紛地開始……
他十分來勁的跟我說,他們班某某某個長相清秀,皮膚白皙的男生在熄燈以後被人如何如何騷擾,用詞極端猥瑣。
不過我聽得頗為興奮,然後我就問他:「是不是你也摸上人家床了。」
他馬上否認,表情那叫一個失落。
正當我剛想對他表示同情的時候,此大哥又幽幽的冒出一句話,聽了以後我當時就噴了。
他說:「有人摸上我的床了……」

事件三十
一群強人老師的幸福生活──某大學老師的BT事件簿
為了大家的身體健康和機體健康,請看本文時不要喝水和進食……
看過那兩篇拙作的親們大概也知道了,我這整個就一BT大學,學生如此,老師也好不到哪裡去……廢話少說,來揭露下這群靈魂工程師的罪惡吧!
由於是理工王道的大學(汗,我現在好像動不動就用「王道」這個詞),所以居然連我們法律系都要學高數和物理實驗!
話說有次上什麼機械學原理的時候,實驗皮帶傳動的結構,我前排一組男生那個皮帶轉著轉著不動了,就舉手問老師,老師正忙得一頭汗,呼哧呼哧的跑過來,發現只是很小的問題應該可以自己解決的──那個三層傳動不一樣長,包在最外面的那層皮帶拖出來了,他氣憤之下一時忘了那層皮帶怎麼稱呼,就大聲訓斥──「你的包皮都長得拖到地板上了!怎麼動得起來?!」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事件三十一
還是上面那個機械學原理的老師……
有次是做擺幅實驗,之前要測量一個類似秤坨的鐵疙瘩的直徑,要量N次取平均值,話說我邊上一個男生量了好幾次都誤差過大,別人都開始算擺幅了他還在那量秤坨。把那個老師急得就跑過來幫他量,學過的同學都知道,那東西是用一個叫游標卡尺的專業工具量的,一端有一個凹處,把秤坨塞在裡面量。那老師一邊塞一邊惡狠狠的對那可憐的男生說——
「你夾那麼緊我怎麼塞得進去?!放鬆!放鬆~~哎呀你一下放那麼鬆幹什麼?我這會兒都滑出來了!」
然後我看前排的男生一個個都趴在桌子上肩膀直抽……

事件三十二
我選修過我男友他們系的古代文學,那老頭整個就是一同人男,講到屈原的時候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紅顏多薄命啊!」
講到曹植的時候又是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紅顏多薄命啊!」
講到秦少遊的時候還是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眾:你有完沒完啦?!自辯:不是我囉嗦,是老頭子囉嗦……)
同學們不得不隔三岔五的忍受他的發花癡和跑題……然後好不容易熬到期末,最後一堂課,他講清朝的納蘭性德,又在那裡搖頭晃腦不止,終於某男生忍無可忍,不等他說就振臂高呼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紅顏多薄命啊!」
不料這老頭十分驚喜的看著那個男生,說:「我們英雄所見完全相同啊!」

事件三十三
我那個講民法的老師,有一次在黑板上列了一個民事行為的分析表,退後三尺,左看右看,自覺十分得意,於是大聲問全班——
「我綱列(肛裂)得帥不帥?」
大家憋住笑齊聲大喊——「帥!」
(關於此老師……其人甚是自戀,有次洋洋灑灑做了個案例分析,做完了還把一同學叫起來問:「你說我分析得帥不帥?」該同學其實在睡覺,根本沒聽見他講什麼,於是硬著頭皮稀裡糊塗的回答說「帥呆了!」。BT老師大喜:「說得好!坐下!」)

事件三十四
我講國際貿易法的老師,特別愛用英文縮語,上課總是DA(承兌交單)、TR(信託收據)、UCP(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什麼什麼的~~要是沒有事先預習,根本不知道他在講什麼……
有次我上課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聽他大聲說:「……根據不同的標準,我們可以把BL分成以下幾種情況——比如,清潔BL和不清潔BL……」
我睡意全無!慌忙在那裡翻書……被該老師看見,走過來用教鞭點住我的書,獰笑著問我:「你來說說看,區分BL是否清潔的標準是什麼?」
我僵住……那個廬山瀑布汗啊!(其實我爆想說是有沒有使用安全套……)
看我呆若木雞,老師叫我坐下,很不屑的說:「我看你其實連什麼是BL都不知道吧!」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俺堂堂一條修煉七、八年的正宗耽美狼居然被人在大庭廣眾下說不知道BL!=_=||||
(正解:BL其實是Bill Of Lading,即提單。區分BL是否清潔(Clean BL & Unclean BL)的標準是看承運人是否在提單上進行了批註)

事件三十五
講房地産的老師,是個很愛時髦的老頭,說話經常喜歡夾點洋文,可惜此人的發音十分不地道,頻頻鬧笑話。有次上課上到一半手機響起來了,他瞄了一眼後就匆匆忙忙的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對我們說:「對不起啦,我現在有個Kiss要接!」(Case和Kiss他居然分不清!)然後就聽他在門口用一種很誇張的諂媚口吻大叫:「哎喲,是王先生啊~~我昨晚一直在等你的Kiss呢!」
全班都笑翻了……


事件三十六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吃飽了撐的(其實是三池崇史的片子看多了),昏了頭,跑去報了空手道=_=||||。
那個老師是從XX武館請來的,二十五六歲,又高又壯,對女生很害羞……隨便找個理由他就讓你坐在邊上休息。但男生就沒那麼好運了,經常被叫上去摔……那些姿勢真是……有的實在是叫人不想歪都不行!幾乎所有的男生都被他「壓」過了,我和幾個姐妹私下裡叫他「百人斬」=_=||||。
有次對練,百人斬看到某對男生在那不痛不癢的你撓我一下我摸你兩下,氣不打一處來,衝過去直接把男生A推倒在地,壓住其肚子別開其腿,令其無法動彈,說:「應該是這樣的!」接著自己往地上一躺,叫小A把剛才的動作來一遍,他來演示如何掙脫。小A扭扭捏捏的坐在百人斬的肚子上,手撐在其胸口(汗!簡直一個標準的乘騎位!)……然後就一臉小白樣的看著百人斬。
百人斬大怒:「你倒是動啊!」
小A很為難的說:「怎麼動?」
百人斬繼續怒:「這還要我教你?」
然後……
然後………
然後………
只見小A猶豫了半天,很害羞的在百人斬肚子上用力坐了兩下,為示其「努力成果」,還「嗯嗯」的喘了兩聲……(那個小嗓子~實在是……唉!大家儘管歪想吧!)
全場都笑得鎚地不已。(不過感覺這個事件裡還是小A比較強。)


─完─

 

百物語

阿蘇葉(冬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